•华北在线

关于强化检察机关律师执业权利保障监督作用的建议 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厅:

发表时间:2020-03-26 13:32来源:中国观网华北区

律师制度是我国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法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律师执业权利的保障程度,关系到当事人合法权益能否得到有效维护,关系到法律能否正确实施,关系到社会公平正义能否顺利实现。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保障律师执业权利,中央政法各部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范性文件,一些地方政法部门也联合出台了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范性文件。

为了系统解决律师执业权利保障问题,2015年9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该《规定》对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分四个层次设置了救济机制,即投诉机制、申诉控告机制、维护律师执业权利工作机制、各部门联席会议制度。

贵厅作为最高检维护律师执业权利保障的主要部门,积极履行法律监督职责,与包括全国律协在内的部门协会做了大量探索性工作,常见的刑事案件中的会见难、阅卷难、辩护难等问题得到很大改善,同时,律师的知情权、申请权、申诉权、收集证据和发问、质证、辩论权等也得到较大程度的落实。总体看来,律师执业环境进一步好转,但也还存在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制度不完善、保障不够充分的问题,举例如下:

第一,看守所律师会见室过于紧张,律师需要连夜排队,并且限制律师会见次数和会见时间。

第二,辩护律师书面申请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的,办案机关不同意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不以书面形式答复并说明理由。

第三,办案机关在变更强制措施时,通常不接受保证人,只接受保证金。有些部门随意没收或者长时间不退还保证金,甚至采取威胁措施让交纳保证金的人不敢主张退还保证金。

第四,办案机关随意解释和扩大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三类案件的范围,限制律师会见。

第五,即使法官忙,法院也不愿意出具律师调查令,即使出具律师调查令,相关机构、部门认可度也不高

第六,地方保护主义严重,争夺管辖权,该回避的不回避,欺负外地当事人和外地律师。在最高法调整级别管辖以后(省级高法一审原则上50亿门槛),问题将更加突出。

第七,无法提供电子化阅卷的办案机关,收取律师的材料工本费不开具发票且缺乏同一标准,随意性过大。

第八,法官为了结案率,让律师动员当事人撤回起诉或者撤回执行申请,法官考核结束以后重新立案或者重新申请执行。

第九,社会关注度高、敏感案件庭审流于形式,无正当理由限制旁听人员范围和人数。

第十,某些办案机关在安检时,将律师等同当事人,甚至歧视性安检,未将律师与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人员同等对待。

十一,限制律师助理(律师、实习律师)协助会见、协助开庭等,甚至连立案都不允许。如此等等。

为进一步强化检察机关在律师执业权利保障中的监督作用,建议如下:

    第一,在更大范围、以更大力度,让律师进一步了解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特别是律师执业权利保障监督职能。

第二,各级检察机关在网站公布律师执业权利保障监督电话、邮箱、联系地址、联系人等,进一步拓宽律师执业权利监督渠道。如果条件允许,可以尝试在最高检设置全国统一的律师维权保障投诉、控告申诉电话。最高检统一记录律师执业权利求助线索并及时跟进。

第三,检察机关通过各种渠道,尤其微信、微博、网站等渠道,搜集律师执业权利投诉、申诉、控告信息,依职权启动律师执业权利监督程序。

第四,检察机关与司法行政部门、律师协会沟通,建立律师执业权利监督专门通道,一旦发生律师维权事件,检察机关第一时间介入。

第五,检察机关对律师提出的投诉、申诉、控告,经调查核实后要求有关机关予以纠正,有关机关拒不纠正或者累纠累犯的,提出检察建议或者移送相关纪检监察部门处理,相关责任人构成违纪的,给予纪律处分。

第六,上级检察机关领导下级检察机关律师执业权利保障监督工作,下级检察机关可以请求上级检察机关介入指导,上级检察机关可以要求下级检察机关移送正在办理的律师执业权利保障监督案件。

第七,检察机关定期或者不定期公布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案件,及时通报监督进展和监督结果,扩大在全社会特别是在律师群体中的律师执业权利监督影响力。

上述建议,敬请参考。

     

 

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

李学辉   律师

0二0年二月十七日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