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在线

诗人王发宾新诗集赏析---高金鹰

发表时间:2019-12-20 09:24来源:中国观网华北区

微信图片_20191219182300_副本.jpg


王发老师新书研讨会上拿到诗集匆匆读了几首,马上收入我眼底的是《牧羊人》的开头,诗歌变成了一幅草原油画,人在其中、马在其中、毡包与牛羊也在其中,令人赏心悦目,运用明喻非常形象化的语言,把读者带入这个画面:一个牧羊人/一抹地平线搂在怀里/慢慢地延长着自己…。还有《北方的雪》中精彩之句:雪,轻轻一动/春天就来临…/毡房渐渐移动/草,找到了母亲。《问草原》:黑,一阵一阵回落/夜,从黎明的肩上跳下/抚摸着朝霞。


最实用现代诗的实战技术,避免重复在语言上使用代词的最大要求是明确唯一,但诗人们常常利用它、他的代词来制造含混,使诗歌不那么直露。《唤醒时空》题目就告诉人们这是一个很久的事物或习俗等:唤醒以往的时空/在同样的地方,轻轻/抖落战袍上的灰尘/一场大雨洗亮边塞风云/这熙熙攘攘顶着朝阳的人群/穿上漂亮的衣裳,骑着马/赶着牛羊,把单纯/而密集的心事聚起。


一件作品中没有过渡容易使诗的筋骨散架,而啰嗦、粘牙反而伤害诗歌的跳跃性。王老师的《那达慕》暗暗使用了过渡,诗就彰显了简洁、明了、直奔主题的特性:那达慕/一个团结聚会的符号/每到水草丰茂的季节/蓝天和肥膘就会登场。


《望月楼》最后一段我很欣赏:…神奇的脚步/把所有的痛苦带走/只留一弯清清的余晖/抚摸着每个人的胸口/望月楼,连着世界的两头/生死如一场雪/干干净净飘走/望望月楼,心中一条路。跳跃是诗歌的一个重要特性,被诗人和诗评家们反复强调。强调过甚,物极必反,以致很多诗歌跳跃有余,过渡不力,衔接不畅,读之别扭。诗歌不仅要有跳跃,也要有过渡,这是不矛盾的。


王老师的这几首诗恰到好处,生命在此引人深思。“钟,与晨同辉/鼓,为暮而随/两声晨昏相伴/年年岁岁”---《钟鼓楼》;“比如,一张废纸的眼泪/是一棵树的课题”---《践行文明》;“比如一湖水的干涸…/猛然,我感到特别惭愧”---《优化环境》;“仿佛一盘磨眼,转动着河山”---《居中扼要》等等读着读着你就进入了那片辽阔的草原,和牛羊、和牧民、和毡房、和那片天空融为一体。


1.jpg

高金鹰与诗集作者王发宾老师合影


中国观网 杨卓晔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